20萬元購鑼,京東“618店慶日”在港二次上市,開啟乘風破浪新旅程

伶軒 4個月前 (06-18)

京東是否真的能如所想的成為一家全球化技術與服務企業,尚需時間驗證。

6月18日,京東正式登陸港交所,發行價為226港元/股,全球發行1.33億股,總計募資凈額約297.71億港元,股票代碼為有紀念意義的9618.HK,成為繼阿里、網易之后第三家在港股上市的中概股企業,也成為了港交所今年以來最大規模新股發行商。

在“店慶日”,也是公司成立整22周年時二次上市,對于京東來說既是對過去的不錯的結束,也是對未來的全新開始。

20萬元購鑼,京東“618店慶日”在港二次上市,開啟乘風破浪新旅程

20萬元購鑼,只為迎接“新起點”

京東對這次上市有多重視呢?圈內今天在傳的一個段子再直觀不過了:京東花20萬元買了個鑼,而上個星期的網易只花了3000塊。

20萬元購鑼,京東“618店慶日”在港二次上市,開啟乘風破浪新旅程

當然,這只是個“調侃”,和2014年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時相比,京東的這一次上市,“低調”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

如果問“京東最鼎盛的時期是什么時候”,可能很多人想到的都是過去,而不是現在,劉強東也這么認為。

“京東最鼎盛的時期是2014年-2015年剛剛上市時,當時我們是行業懼怕的對象……但忽然之間大家發現,京東開始跟在別人背后,什么都學競爭對手。京東開始迷失了自己。”

在劉強東看來,公司2014年在納斯達克上市后,內外部關系變得復雜,甚至一度讓欲望替代了邏輯,一切的一切積累下來,終于讓京東在2018年遭遇重挫。

根據京東此前公布的招股書信息,2017年、2018年及2019年該公司的凈收入分別為3623億元、4620億元、5769億元,持續業務經營凈虧損分別為1900萬元、28.01億元,2019年轉盈,凈利潤為118.9億元。

沒有看錯,京東在2018年的凈虧損達到了28.01億元。

可以說,2018年的京東面臨的是存亡問題。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京東著手對內部架構進行調整,涉及戰略、組織、機制、人才、文化、業務六條線,包括迅速成立戰略決策委員會(SDC)、戰略執行委員會(SEC)、HR委員會(HRC)、財務委員會(FC)、技術委員會(TC)等。

除此之外,在研發投入上京東也非常“壕氣”,僅2018年便出資超百億用于云、智能供應鏈、智能物流、IoT等領域的軟硬件技術深度融合,NeuHub、智臻鏈、京魚座等等技術平臺也在迅速成長。

從招股書信息看,目前京東在物流、智能產業、健康、金融科技等領域均有布局,包括京東數科、京東健康等子公司正在高速發展,公司與騰訊、谷歌、沃爾瑪等均建立了長期深入合作關系。

在外部投資方面,京東先后認購了包括途牛、永輝、中國聯通、Farfetch的部分股份,如已持有永輝約12%的發行流通普通股,成為Farfetch的最大股東等。

與此同時,此次上市劉強東也對京東提出了新的發展目標:

一、轉型成為一家技術驅動的供應鏈服務公司;

二、成為一家國際化的公司。

針對這兩個目標,京東對公司的使命和戰略定位進行了升級,使命從“科技引領生活”升級為“技術為本,致力于更高效和可持續的世界”;戰略定位則升級為“以供應鏈為基礎的技術與服務企業”。

招股書中明確表示,“上市所募得的資金將用于投資以供應鏈為基礎的關鍵技術創新,以進一步提升客戶體驗及提高營運效率。”

而京東此次上市,還有另一大亮點——公司股權結構。

招股書顯示,目前騰訊為京東第一大股東,持股5.272億股普通股,占股17.8%;劉強東持股4.485億股普通股,占股15.1%;沃爾瑪持股2.89億股普通股,占股9.8%。

不過有意思的是,京東的投票權并不是完全依照持股比例多少計算的,招股書中明確表示,劉強東擁有京東最大投票權,達78.4%,騰訊的投票權僅有4.6%,沃爾瑪則擁有2.5%的投票權。

當然,和網易一樣,京東選擇在港交所二次上市同樣是受到了外部環境因素的影響。

規避風險,中概股或陸續回國

就在上個月,美國參議院通過了一項加強對外國企業監管的法案——《外國公司問責法》,其中提到:

1、要求在美上市的企業披露公司是否為外國政府所有或者控制;

2、要求外國公司必須接受美國監管機構的審計,如果連續三年外國企業未能遵守美國上市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的審計要求,將禁止該公司證券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

在言明公司發展前景的同時,京東也在招股書中明確了“風險因素”,主要有兩點:

1、《外國公司問責法案》正式通過后,倘若公司未有解決問題以及時滿足PCAOB的檢查要求,有可能被退市。

2、如不能有效管理增長或執行戰略、過去曾有的重大凈損失、中國零售和線上零售增長及盈利能力的相關不確定性、品牌或聲譽遭受損害、物流基礎設施建設不完善、激烈的市場競爭、未來用戶體驗不佳等,均是京東未來可持續發展的風險所在。

而上周二次上市的網易也同樣提到了這一點:

倘若《外國公司問責法案》由美國眾議院通過及經美國總統簽署,可能會令投資者對受影響發行人(包括網易)存在不確定性,因此網易的美國存托憑證市場價格可能會受到不利影響。若網易未能及時滿足法案施加的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檢查要求,可能會從納斯達克除牌。

20萬元購鑼,京東“618店慶日”在港二次上市,開啟乘風破浪新旅程

不難看出,當前中概股在美國市場的處境并不好,而隨著網易、京東、中芯國際、百度等相繼回國上市或表露出相關計劃,未來或將有大量的中概股回到國內上市。

不過就目前來看,京東的整體業務發展是在向前的,目前京東賬面現金充盈,今年上半年,在京東5月發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中稱,該公司這一季度實現營收1462億元,同比增長20.7%,歸屬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為30億元。

與此同時,京東還特意強調,“即便在疫情最嚴重的1-4月,京東平臺上共有572個日用百貨商品品牌下單金額超億元,其中490個品牌為國產品牌,有230個品牌下單金額超3億,180個品牌同比增幅超50%,京東成為數十萬品牌商家最大增量場。”

京東曾用了10年時間,讓公司在納斯達克成功上市,也“鼎盛”了一段時間;6年后回來,它是否真的能如所想的成為一家全球化技術與服務企業,尚需時間驗證。

最后,記得關注微信公眾號:鎂客網(im2maker),更多干貨在等你!

鎂客網


科技 | 人文 | 行業

微信ID:im2maker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

硬科技產業媒體

關注技術驅動創新

分享到